我不是白安

啊……辣鸡文手在线哭泣

【斗胆考据】数珠丸恒次、《法华经》与日莲宗(二)

深川饭:

诸注意见前篇:


【斗胆考据】数珠丸恒次、《法华经》与日莲宗(一)




这期话题转回到佛教在日本的传播,不过还有一章才能到日莲宗的部分wwww


虽然日莲宗的时代是镰仓,但是脱开纵向和横向的比较去谈理解,总不免会成为空中楼阁。所以这一部分也就将先简略介绍飞鸟和奈良时期的佛教,尤其是“南都六宗”。


本次更新的内容会牵涉到非常多的佛教名词,很快就会看到本文肉眼可见地向着费解的方向滑去,并且非 常 枯 燥......要将这些名词逐一释义是个极其可怕的工程量,这里只能尽量择其概要......


如果只是搞搞同人,不求对日本佛教的来龙去脉都梳理清楚,这部分提到的内容其实都可以直接跳过,直接等下一期相对来说比较好玩的平安天台宗和镰仓的民族佛教。




(本篇开放转载)




=-=-=-=-=-=-=-=-=




三、飞鸟佛教与奈良六宗




据官方史料记载,佛教是在飞鸟时期的西元6世纪中叶传入日本的,但这只是“官传”。在朝廷主动引入佛教前,佛教已经有从民间自发传来的状况,中国和朝鲜半岛的移民促进了这种交流。而在圣德太子改革和大化改新之后,佛教一直受到国家的扶持,自上而下地在日本发展起来。


美术史、文化史学者均给予飞鸟、奈良佛教较高的评价,但佛教史的研究者却认为当时的佛教与国家权力纠缠太深,导致背离了民众。譬如说,奈良朝廷实行僧尼令,人们必须要获得官府的告牒方可出家,然而私度僧还是屡禁不止;获得官府认可的僧人社会地位较高,寺院拥有大规模开垦田地的权利,一些地方豪族为了增加自己的私有地产,也把自己的垦田置于寺院名下。


在这一时期,出现了日本最早的“宗”,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南都六宗”(南都即当时的京城):俱舍宗、成实宗、律宗、三论宗、法相宗华严宗。但是,这时候的“宗”,意义和之后的“宗”大有不同。在后来,宗指佛教内奉行不同的教义、信仰等,并具有独立组织的教团;而南都六宗的“宗”只具有学派的性质,打个比方,更类似于一所大学里不同的院系,诸宗可以同时存在于一个寺院内,专研不同的佛教经典。下面就以尽量简略的形式,逐一介绍六宗研究的侧重点及主张:




三论宗:


三论宗以主要研习印度龙树(约西元150-250)的《中论》、《十二门论》,及其弟子提婆的《百论》得名。正式创立三论宗的是隋朝的僧人吉藏(西元549-623)。


这里需要着重提一提龙树。在将初期大乘思想体系化、并将佛教思想导向哲学化上,龙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是最早论述“空”的人,所创立的中观思想体系为大乘各派所尊。所谓的“”,是否定一切能有言语观念来理解的想法,也就是说,真理是用任何言语概念都无法掌握的。继承了这种思想的中观派,与其说他们自立门派,毋宁说他们致力于论破其他学说中的矛盾。而起源于中观派的三论宗,也延袭了这种传统。


三论宗依据的基本理论是“真俗二谛”和“中道实相论”。这两种理论的主张是,世界和出世界的万有皆由因缘(众多因素和条件)和合而生,这叫“缘起”。离开这些因素和条件就没有事物,事物没有自身的规定性,所以是空幻不实的,这叫“性空”。在得道的人眼里看来,一切皆空无实体(“毕竟空”),这就是真谛和第一义谛;但在世俗人的眼中,世界万有是真实存在的,这就是“俗谛”,意为世俗人的真理。正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样,真俗二谛也是相即的,世界的本来面貌是非有非无的,这就是“中道”。


“真俗二谛”也是被佛教他宗推崇的重要思想之一,但由于各宗派的思想体系不同,对二谛也有着很多有差异的解释,这里就不再详细解说。


传到日本诸宗的教学里三论宗是最早的,在飞鸟时期就传入了。但到了奈良时期,在日本不断接受来自大陆新动态的情况下,三论宗就有些跟不上时代了。在吸收了唐代的新佛教后,三论宗尝试重新编组,这可能就是后来的“别三论宗”。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别三论宗”的主张究竟是什么,如今已经不可考了。




法相宗:


法相宗又名唯识宗,由玄奘(西元602-664)及其弟子窥基(西元632-682)创立。


印度在龙树之后,佛教的哲学化更进一步。西元4至5世纪的时候,弥勒、世亲、无着等人确立了唯识派的思想。该派思想、尤其是世亲的思想经由玄奘的翻译传入中国,促成了法相宗的创立和发展,然后又在7世纪中叶被引进日本。法相宗所依据的经典据称有“六经十一论”,但实际上有的经典并未传译到中国。


唯识派认为世间的一切事物皆由心识所变,而识又分为八种: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其中阿赖耶识是主宰前七识的“根本识”。用现代的观点来说,是相当唯心主义的观点......


因为玄奘受到皇帝和高官的尊崇,中国的法相宗曾在唐初盛极一时,代表着当时佛教的新兴趋势。而在日本法相宗也受到达官贵人的扶持,它的代表寺院兴福寺即为藤原氏的氏寺。因此,奈良后期法相宗成为南都教学的最大势力。法相宗与三论宗所辩论的问题,在后来的平安初期,也成为了新兴的天台宗、真言宗最大的批判势力,展开了大规模的辩论。




华严宗:


华严宗以初期大乘经典《华严经》为立宗基本,因此,在南都六宗里,华严宗传来的时间几乎是最迟的。与它相似的,还有立于《法华经》的天台宗。但他们都不是直接根据自己所依的经典,而是以在中国各自发展起来的思想为前提的。华严宗是基于唐朝法藏(西元643-712)的思想,而天台宗是基于隋朝天台智𫖮(西元538-597)的思想。


在华严宗的教判中,法藏提出五教说,将佛陀一生的说法依解说的义理深浅分为“小乘教”、“大乘始教”、“大乘终教”、“顿教”、“圆教”五教。其中,圆教是万法融通、事事无碍之法门,指说理圆满的《华严经》。


教理方面,华严宗主张“法界缘起”,认为真如(法性、一真法界)是世界一切现象的本源,用重重无尽的法界缘起来说明由真如而生起的各种现象之间的关系。认为佛与众生之间没有差别。


华严宗里一即多的思想(一对应全宇宙)深合圣武天皇之意,在天平年间繁荣一时,东大寺的大佛就是在华严宗的思想基础上建成的。但到了平安时期,华严宗教学被新的天台宗教学和真言宗教学吸收,迅速衰弱下来。




●然后是直接来源于部派佛教的俱舍宗、成识宗和律宗。


注意,是前面提到过的部派佛教,而非大乘佛教。南都六宗研究的思想,很多都来源于在大乘佛教另立门户前就已形成的思想。从这些思想中,可以窥见大乘佛教在原始佛教中的思想滥觞。




俱舍宗:


俱舍宗是附属于法相宗的学派,主要研究印度唯识派世亲(生活的年代有几种说法,但大致是在西元4至5世纪间)所作的《俱舍论》,被称为“小乘有宗”。除此之外,俱舍宗的学僧同时还会研究《发智论》、《大毗婆沙论》等说一切有部的经书。


这里简谈《俱舍论》在佛教中的地位。《俱舍论》是唯识派的论师世亲集说一切有部(部派佛教的重要部派之一。从后世研究来看,说一切有部是从部派分立到大乘佛教建立期间极具影响力的一个学派,据传是当时的四大部派之一)论藏经书教义之大成,以说一切有部的《杂心论》作为基础,并结合了经量部(同样是部派佛教的重要部派之一)观点写成的一部论书。


在《俱舍论》中,世亲将世界上的一切主客观现象(可以理解为宇宙万物)按照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三科、三界六道来分类,用五位(五大类)七十五法(七十五种概念)来总括它们,详细叙述了生死流转和还灭的知识。尤以主张“我空法有”著称。在修行方面,《俱舍论》强调观想四谛之理


这里单独把《俱舍论》最重要的主张“我空法有”摘出来讲一下。顾名思义就是“我”是空无的,而“法”是实有的。众生的肉体是由色、受、想、行、识这五蕴假合而成,无常一性,亦无支配之能力,这就是“我空”;然而对于其他存在的一切也就是“法”,认为并非空无,而实有其独立之本质及实体,这就是“诸法实有”。


●这里体现了佛教中最重要的教义之一“诸法无我(数珠丸台词上线)。所谓“法”,就是东西有一定的外貌,保持一种状态,它的存在能被感受到。那么“我”又是什么呢?


原始佛教的重要典籍《阿含经》将思想界关于“我”的看法分成了三类,并认为前两种看法是错误的,只有最后一种佛教的“无我观”才是真谛:


(1)第一种近似唯物主义的观点,认为现在活着的就是“我”,死后一切随“我”消散;


(2)第二种认为现在活着的是“我”,死后,“我”也可以长存。譬如地狱和天堂的概念,就比较接近这种看法;


(3)第三种是佛教的无我观,认为无论是现世还是死后,都不存在真实的“我”,去除我执才能够涅槃。


诸法无我”被列为佛教的三法印之一,另外的两个当然就是“诸行无常”和“涅槃寂静”了。这三句话的内容最早出现在《阿含经》里,但将三种教说并列并称为三法印,就是根本说一切有部的所为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是说一切有部的一个分支,在摩偷罗国)。


后来,大乘佛教将三法印用作判定佛教是否纯正的标准。


《俱舍论》里的确体现了“无我”,而认为“法”是实在的,这便是《俱舍论》思想与大乘佛教思想的最大差异。据传,《俱舍论》的作者世亲,后来也抛弃了自己原来所持的观点,转投大乘佛教之下。结合他的思想历程来看这本书,真是有点令人玩味......


总而言之,《俱舍论》一书归纳总括了在此前写成的说一切有部的经书,介绍了佛教的基本知识和概念,所以一般的僧人会将它当作佛教入门书来学习。打个不那么恰当的比方,《俱舍论》详尽地向人们阐述了在说一切有部观念中佛教世界的世界观。




成实宗:


成实宗是附属于三论宗传入的学派,从未成为过独立的佛教宗派。主要研究的诃梨跋摩所作的《成实论》。《成实论》是一部批判说一切有部“诸法实有”理论的书,该书被视为三论宗的基础学。


《俱舍论》主张“我空法有”,而《成实论》主张“我法二空”。《成实论》认为,有情众生的苦因来源于“烦恼”和“业”(思想言行),要从苦中解脱必须灭除烦恼和业的本源“无明”。而要灭除“无名”,不但要破除“我”(灭“假名心”),而且要破“法”(灭“法心”),就连最后剩下的“空”也要破(灭“空心”)。


这段话解释一下,就是人是由色、受、想、行、识这五蕴结合合成,是假名而非实在;即使是五蕴,用“第一义谛”来看,也是空无所有;而通过修证达到断灭一切心理活动的“灭尽定”和“无余涅槃”的境界时,连“空”也将不复存在。


《成实论》提出的人、法两空,接近大乘佛教的“空亦复空”,所以曾一度被判是大乘佛教的思想。但它把最后的灭空心分为两种,即证涅槃和入灭尽定,与大乘所主张的无住涅槃相去甚远。隋朝的三论宗的创始人吉藏批评《成实论》未能认识到色空不二,将其判为小乘佛教。




律宗:


故名思义,律宗的研究内容是佛教戒律,重视传持佛教戒律和严肃佛教戒规。律宗的创始人是唐朝高僧道宣(西元596-667),依持的理论依据是法藏部(部派佛教的部派之一)的《四分律》。


把律宗带到日本的是道宣的三传弟子、著名的鉴真(西元688-763),这位大家应该都认识,这里就不说了......虽然律宗也源自部派佛教,但大致上认为戒律不分大乘、小乘,是一切佛教的基础学。




奈良六宗是日后日本佛教宗派的出发点,其中法相、华严、三论三宗继续发展,而六宗僧人从中国输入的佛典佛法,直接影响了平安时代的天台宗和真言宗。




- TBC -


(参考资料等完结再放吧)

评论

热度(42)

  1. 我不是白安深川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