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白安

啊……辣鸡文手在线哭泣

【斗胆考据】数珠丸恒次、《法华经》与日莲宗(一)

深川饭:

诸注意:


犹豫良久,终于动手写这篇考据了。从实装大爆到现在,本命的人气经历了很长一段不温不火的时期,自己也因此经常生发出“想要做点什么的念头”,但每到提笔写同人的时候,宗教背景总是成为一个迈不过去的绊脚石。所以,在阅读过相关资料之后,斗胆作成这篇考据,仅作抛砖引玉之用,希望能给大家的二次创作提供一些微小的帮助。


为什么会觉得珠的同人难写呢?实际上,在进行和他有关的二次创作时,我一般会试图回避宗教相关的议论,这么做一来是希望逃出某种刻板印象的窠臼,探索到珠性格中更丰富的特质;二来是因为真的对佛教不够了解。但宗教背景终究是珠的设定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想要补全他的精神气质,哪怕只是为了完成作者的逻辑自洽,就没法将这处彻底略过不提。


而在生活中,尽管佛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全然陌生的事物,但假如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大概也没有多少个人能做到。这种状况在中日两国都是非常普遍的:承认自己有宗教信仰的人很少,但宗教的要素已经融入到了民俗中。不管人们是否有自觉,都卷入到了宗教的体制里。


如何界定这种情况算不算有信仰,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也远超出我的认知范围外,这里就不详谈了。总而言之,要重新认识佛教,就不得不打破平日里对于佛教“慈悲心肠、与世无争”的成见,回归到宗教和哲学的面貌来看待它。


抛开文化运动和历史演变的因素,要“详解”佛教本来就非易事。佛教的典籍量非常庞大,这在世界范围内的诸宗教中都是罕见的,除了资深的学者,很少有人能阅读完所有的佛教经书。而由对各种经典的解读衍生出来的不同流派也是极其繁多。从印度佛教传向东亚一脉中分支出来的日本佛教,既开拓出了独特的信仰世界,又在流变中无可避免地受到了中国、朝鲜的影响,对我们来说就更加不易于理解了。


故在这篇考据中,我将尝试着用尽量通俗的语言整合一些资料,捋清日本佛教的发展历程、阐明各宗派的源流与中心思想(其中最中心的部分当然是珠所属的日莲宗),目标是“让此前完全不了解佛教的人也能有一个大致的概念”。而至于数珠丸的形象设定,之前沼民 @爱咖啡的猫 太太已经做出了较详细的考据,这里就不再侧重谈论。


日本佛教究竟有何独特性?为什么有人说“日本佛教是对佛教的背离”?什么是大乘佛教?《法华经》有何魅力?日莲宗又为什么能够吸引众多的信徒?这些又如何影响了数珠丸的塑造?


日本思想史家、政治学家丸山真男曾提出,日本的文化有着杂居和无结构的特点,当新文化传到日本时,旧的文化也不会退场。借用这样的观点去审视在当年作为大陆新文化的佛教,再去考虑“神”与“佛”的关系,可能会得到一些更有意思的启示。


但老实说,在写下这些题目的时候非常不安。正如那句老生常谈的话"For every complex problem there is an answer that is clear, simple, and wrong. "一样,摆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极大的命题,我三言两语是不可能讲清楚的,必然会出现诸多谬误,敬请各位多多指正。如果会出现某些失之武断的话,也请千万不要听信,假若因为这篇考据造成了更深的误会,那我就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本篇开放转载。如果想看日莲宗和数珠丸设定考据补全的部分,可以等等之后的几part)




=-=-=-=-=-=-=-=-=




一、偏离了佛陀教义、独特的日本佛教




把这样的问题摆在第一位说,其实是很上级者向了(笑)。要对日本佛教的独特性有个大致的概念,还是必须亲自阅读一定量的材料才能稍有体会,这里就挑几点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来说一说。


首先要解释一下日本人的神佛观。和中国人观念中不同的是,佛教在刚传入日本的时候,佛并不是被认为一个排他的、唯一的、至高的存在,而是被作为“外邦神”来接纳的。当时朝廷里的两大势力,苏我氏(圣德太子一方)和物部氏之间爆发了崇佛和排佛之争,这种争论并非教理上的争论,而是针对“佛这样的新神究竟能带来福祉还是灾厄”这个问题的。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说,在我们的认知中,当一种新宗教进入一个国家,被怀疑的可能会是它背后的整个世界观,就比如佛和基督的世界观是相冲突的。但是日本是把佛纳入了“八百万神明”的体系当中,佛是这个世界里的其中一位神明。


这样的认知方法,是在了解日本佛教前首先要明确的。佛教没有摧毁原来的体系,原来的体系也为佛教留出了一席之地。后世的“神佛習合”(神道教和佛教的合流),以及发展出各种具有日本特色的教宗,都脱不开这种认知方法。


顺便一提,佛教在传入日本时,并没有经过中国那样艰苦卓绝的译经过程,而是直接使用中国的译本。这固然免去了许多麻烦,但是否也有可能造成对原典的误读呢?这种做法也非常能够体现日本吸收外来文化的特征:拿来就用,并且让它成为具有自身特色的东西。不仅是佛教,对待其他他者的文化也是这么做的。


扯远了......回归正题。


要说到日本佛教中最具本土特色和民族性的,非日莲宗和净土真宗莫属(然而日莲骂得最狗血淋头的就是净土宗系23333),这会在后面的部分里详细叙述。而总结日本佛教的特质,大概有这么几个特点:


◆相对不重视难的理论,关心现世利益和死者供养。这和神道教中的某些内容是相通的;


◆社会责任感强烈,佛教被视为镇护国家的道具。如果怀着对佛教“出世”的成见,会觉得这点真的很不可思议;


◆由于江户时期的檀家制度,佛教成为了“家之宗教”,对个人信仰培养的方面不够重视。




二、大乘佛教、大乘佛典与《法华经》的地位




众所周知的,数珠丸所属的日莲宗,是以《法华经》作为经典的。而《法华经》作为大乘佛教的经典,在不同地区的佛教中地位如何?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这就得从“什么是大乘佛教”来解释起了。


佛教被公认的始祖是乔达摩·悉达多,也就是释伽牟尼,这点大家应该都没有疑议。据传目前流传下来的佛典,均不是佛陀本人亲笔作成的,而是在佛陀圆寂后,长老们聚集在王舍城开会确认佛陀的教法和所确定的戒律。类似这样的会议,被称为结集,得到了所有宗派承认的大结集只有两次。


......当然,上面的说法只是传说,难免有诸多后人附会的成分,但毕竟更详细的东西已不可考,总之原始经典的由来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在佛陀灭度后的一两百年间,初期的教团发生了分化和分裂,进入部派佛教的时代。其中的上座部系佛教传至今天的斯里兰卡和东南亚,而北传的佛教则以大乘佛教为主(有一说是大乘佛教由大众部系佛教演化而来)。汉传佛教受大乘佛教影响较大,而藏传佛教兴起较晚,密宗的成分更多(显宗密宗的区别后面有时间再讲)。


那么,究竟何为大乘佛教?这个问题还真不是几句话能够解释得清楚的,这里也只能稍微提些要点了:


◆大乘佛教的信仰对象不单有佛陀,还将信仰的范围拓展到了其他的佛和菩萨,如阿弥陀佛、弥勒菩萨、观音菩萨等;


◆认为世界万有和人们的认识是不真实的,也就是所谓的“空”;


◆与在家人的活动有着很深的关联。大乘佛教贬斥其他的传统佛教教团为小乘佛教”,顾名思义,乘是交通工具的意思。大乘佛教称自己的佛法是同时利己和利他的,而“小乘佛教”只求修行者自己的超脱,这就体现了大乘佛教对在家人的影响。


(这里插一句,大乘佛教的“方便说法”是我不太能get的。方便即是指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法门,譬如对在家人就要说平易的法门,以达成最终超脱的结果。但这说白了不就是大忽悠吗?)


而大乘佛教究竟是在哪一次结集中兴起的呢?抑或是由原始的教派发展而来的呢?据大乘佛教的经典所记载,佛陀涅槃后的第一次结集时,菩萨们另外聚集在铁围山编写大乘经典。《文殊师利问经》甚至称,上座部与大众部皆是从大乘佛教中分支出来的。这些故事怎么看都不能尽信。近代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对此提出质疑,甚至提出“大乘佛教中的言论并非由佛陀本人发出”的观点,这种动摇了大乘佛教存在根基的说法,当然在当时遭受到了激烈的抨击。


由于印度早期历史留下的史料较少、部派佛教残存的经典亦不多,在没有任何教外史料的情况下,要确定大乘佛教的形成年代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一般认为,大乘佛教是在纪元前后的佛教改革运动中逐渐形成的。而通过文本分析来推断,大乘经典的写本年代是相对较晚的。通常将这些经典的成书时间分为三期:


◆最早成书的有般若经典、净土经典、《法华经》和《华严经》等,这些典籍后来成为了最重要的大乘经典,可以说是大乘佛教的骨架;


◆中期成书的有《解深密经》等唯识说个名词请自己检索吧)经典,《胜鬘经》、《涅槃经》等论如来藏(不注释了,自己检索吧)及佛性的经典;


◆密宗经典成书最晚,有《大日经》、《金刚顶经》等。


大乘佛典和成为一个整体体系的原始经典不同,是由各自独立的团体们编写出来的,彼此之间未必有密切的联系。所以,经典和经典之间的说法多有冲突。这样的问题在印度并没有被重视,而为各种大乘经典做分类,乃至站在综合的立场上考量各部经典的定位,则是传到中国以后才发生的事情。


这里就要引出一个概念,就是“教判”。如果佛典中记录的佛的言行全部为真的话,那又怎么来解释经典中不同的说法呢?当时一部分学者提出,佛陀的言行是因不同的时期而生、应说法对象的资质等问题而异的,在义理上互有出入,于是教相判释因此产生。其中,中国天台宗的创始人、隋朝的智𫖮划重点,日莲出身日本天台宗,受天台宗影响颇深)的教判理论对后世影响至巨。他提出“五时八教”的理论,认为佛陀顺应众生不同的根机和时机,所说法的侧重点不同,分为五个阶段,名为“五时”;而“八教”则分别了说法的仪式和教法的浅深。此是后话,在谈论到日莲宗的时候将会再详细解释。


在教判的过程当中,各种经典在大乘佛教系统中的地位被确定了下来。而到了中国南北朝末期,教判思想里的《法华经》已经拥有了非常高的地位,佛教也正是在这个时期正式被引进日本。传入日本后,《法华经》也备受重视,据传圣德太子亲自撰写的三经义疏之一就是《法华义疏》。直至平安时期,是日本天台宗的创始人最澄真正将法华信仰发展壮大了。




- TBC -


(参考资料等完结再放吧)

评论

热度(64)

  1. 我不是白安深川饭 转载了此文字
  2. 津島四野深川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