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白安

啊……辣鸡文手在线哭泣

遗照组。巫师殓鲛人约设定。(一。)

成年巫师殓;少年鲛族约。(大概也就一百多岁的少男吧。无攻受。更的可能会慢,每次字数估计都,一千左右。垃圾文笔预警。)

 

 

鲛人的歌声悠扬回荡于这片土地上空,清纯干净,深邃不可触及。那名为约瑟夫的鲛族少年散披着一头浅金奶油色长发手持彩相坐于离水不远的一块礁石之上,不时用尾末戏玩拍打着水面引水波溅起又落涟漪不止。那少年弯了眼眸嘴角轻扬面上是笑意三分,眼角细鳞相抵反浅蓝鳞光于肤,同那水光一起。那几张相与他掌中反覆相错交于指尖,而不论是怎样的切转,那相上所呈现的东西却是不曾改变:一名巫师、一具棺木、一只暗鸦与一片无尽的黑夜。

而他却笑了。

 

那是晨光,驱去了厚重的阴云将这座高堡拥入怀中。走上狭长的石阶向上走去,廊中阴暗不堪似是要将整个人都吞入它的腹中毫无丝毫可抵抗的权利。再向上走些,便可看到些许微弱的光束通过墙体上的裂痕照射入内。再向上是由两根白蜡供给出的光亮同一扇沉重的木门,半嵌在门中充当门环的铁制环状物早已锈迹斑斑,若是轻轻触及铁锈处便可以清晰地看到如同娇柔花瓣儿般飘零而下的被锈蚀的碎片。推开木门向里走去,踩过吱呀作响的木质地板,就能看到那名年轻的巫师——伊索·卡尔。

 

一名商人模样的家伙丢了一大袋闪着金光的金币,大声地嚷嚷着说要鲛人之血逐没好气地走了出去,还不忘小声的嘀咕几句这地方的破旧于偏僻,赶回家又得要好一会儿。那泛着金光的币从袋中满溢而出,落至地面发出清脆声响随即绕着原地转了几个圈便旋转着发出哀鸣,秒后便顺从地贴伏在地面上不动了。。

 

而这,也只是定金罢了。

 

巫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首逐大步向前走去,在桌旁停下将散落在地面的那几金币踢开。换回了哪件看上去似乎更加得体些的墨色殡仪服出了门。当然当然,他可没有忘记带上那张用于掩面的口罩。许久未见的阳光如同箭矢一样的刺入他的双眼,剧烈的疼痛在眼中如同浪潮般快速传递着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掌将其遮挡还不忘低低的轻啧一声。

 

马车车轮辗过尚未消融去的冰雪于杂草留下条条轮印,其轮轴因使用过多而发出令人心悸的生硬摩擦声,仿佛何时都有脱车离去的可能性,而那车夫于乘客都无所谓似得,只是那乘车人用着不变的声音催促着车夫驶快些,而车夫也只是用他布满了厚茧的双手抽动起绳儿回应,而无一句怨言,马呢,也只是一味地跑着,没有一丝疲倦于想要进食的意思,好像他们都是具任人摆布的尸体,感觉不到任何情感。就这样地行了两夜一日,终是在午夜时分到达了目的地——那享誉世界美名的不夜之都。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