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白安

啊……辣鸡文手在线哭泣

是遗照巫师鲛人设的第二章。无差慎入。

遗照巫师鲛人设。(无差/大概是第二章。)

依旧很短。

 

 

 

星辰轮转月柔似风,云缭而不繁,飘然入耳的歌声与隔壁慈母为儿续念的故事。

·

·

“最后啊,人鱼公主流下了晶莹的泪珠化作泡沫在阳光下微笑着消散去了... ... 。”

·

·

那歌声在女声中断之后瞬地化作了一种同若巫诅的声音,透过那歌声仿佛可以看见血液、焚火、缠绕着荆棘的十字架与从魔女之嗓中传出的锐利笑声,笑声之中是张扬,同时却又不失乏攻击性。末都扭曲在一起勾出嵌于教堂窗框之中的宗教彩色玻璃,在此后是静,仿佛不会结束的静,而这份难有的静却在秒后碎裂了,碎片无序的炸裂开,自由落下。

·

·

下一秒,是梦醒。

·

·

伊索毫无征兆的挣扎起来,从床上坐起,瞪大的双目与突如其来的无力感,背后与腋下被冰冷的汗水濡湿,就像刚刚经历过何种恶战,虽是清醒但身却深陷疲惫。伊索脑内是不断重复播放着的梦境,不知循环了多少遍后被一手持西洋剑的男人一击击碎,这次碎裂而产生的碎片却随着血液流至身体各处,不约而同的一齐刺下,麻木感连同疼感将伊索按回床铺,指尖尚存的冰凉、未闭合的双目、停下的歌声,时间仿若凝固了一般。几秒后,房内开始发出了呼吸声,那呼吸声在秒内愈发急促起来,他望向窗外注视着那轮若影若现的明月。深绿色的叶稀稀拉拉地挂了好几个枝头,在风吹起时作舞,逐风远去。

·

·

兴许是因为过于疲惫,伊索睡了整整一日。虽说此地为无夜之城,但终究会被拉下名为“夜”的黑色幕布,无夜并不无夜罢了。于是他决定出去走走,换掉这糟糕的心情,却留下床上一片狼藉。

·

·

海风吹拂过面(虽然有一半都被口罩挡住了),清爽的感觉的确是让他安心了不少。鲛人之歌被风携至耳畔,换得那人一震向声源跑去。或许是恐惧,伊索的步子中多多少少有些僵硬,或许是担心,担心那鲛人逃走所以他跑的前所未有的快。过了一棵稍有倾斜的树木,伊索看见了,正坐在一块岩石之上的鲛人。

·

·

月光穿过繁叶照至鲛人的肌肤,如雪般白哲,如玉般柔滑。未干水滴从这娇玉般的肌肤滑下,滴落至青空色的鳞片上反映出那人的面貌。那双纯蓝的眼中看不见任何人的身影,当然也不会有伊索的,关于这点伊索还是十分清楚的。

·

·

海绵波涛不止,阵阵水声与溅起沫,被常人认作平淡无奇的白色沫花,伊索却从中看出了更加深邃的东西,正如他面前的鲛,乍看为少年但若多以接触交流便可发现那层皮囊下的更为深远的声音与灵魂。伊索不知道在哪里看了多久,但他承认这的确是个美人。那鲛人回首勾唇轻笑,如同晨光一般。

·

·

伊索不像其他巫师一样那么冷血无情,至少他也不想变成那样。他会先与“猎物们”处好关系,再用催眠药让其沉睡,最后予其死亡。既能领取赏金,又能慢慢治好他的社交恐惧症。

·

·

鲛人停了歌唱,跃入水中。

·

·

“约瑟夫——!!”伊索慌忙跑上前去,脱口而出的是那鲛人的姓名,甚至是伊索本人都不知道他是何时知道这个名字的。伊索伸出手试图抓住约瑟夫的某缕发丝,但终是无果。伊索想要再次呼唤约瑟夫的名字,但却如同失了声,从嗓中传出的却是破碎的音节最后竟连分不出是否为声的声音都发不出了。那三个字就宛若刻在了心中,但却无法呼唤。似昙花一现,再无踪影寻不到关于他的一切。渐的,海面上没了声音,死一般寂静的海面上除了花白的泡影就再无别物了。

·

·

海底,没有童话中那样宏伟壮丽的宫殿,也没有各样稀世的珠宝有的也只是如夜一样的寂静的黑与蓝。所以啊,鲛人就像是明珠一般。不同于常见鱼类的平庸,亦不缺乏罕见鱼类的神秘,却是多了几分高贵,却无人敢摘下其神秘的“面纱”,毕竟——那个传闻还是令人发颤的。

·

·

“若是对此案的鲛人有一丝想法,都会被神降下罪罚,以死偿还那人所做的一切。”

·

·

人们对此深信不疑。早在传闻流出之前,便有几位愚蠢之徒妄想要捉捕几条鲛人回去。鲛人之血的价格,不论是在黑市或是正当交易,都是需要花一大笔金钱才能买到的珍奇宝贝,有人会出价向猎手或巫师购买鲛人之血也是常事。于是就会有不听信传闻的人跑去猎捕鲛人,而那几个妄捕鲛人的,绝大部分都死了。当然,是有幸存者的。那唯一的幸存者将诅咒他的哪位鲛人杀死了,以极其残酷的方式。但他的身上却留下了无法消除的咒印。人鲛共生的方法么,当然有了。唯有鲛人方主动献出鲜血接触诅咒即可。

·

·

但是...。

·

·

不论鲛人方是主动献出鲜血亦或是被强行取出,结果都是鲛人方的死亡。


评论